在开展跨境赌博打击整治中,异常“两卡”(手机卡和银行卡)治理是工作的基础和难点。本文以浙江奉化“警银通”应用平台在基层的实践为例,探讨如何借助数字手段高效开展“两卡”治理,促进跨境赌博打击整治。

(一)“卡商”崛起速度快。跑分团伙获得“两卡”途径主要有:内部人员用自己或借用亲戚朋友银行卡;通过“卡商”收集采购异常银行卡及手机卡。实际中以途径二为主,不法分子多通过发布招聘信息,以入职需要为由要求办理“两卡”,然后收购转卖并鼓励发展下线,由此滋生非法产业链。

(二)转移资金渠道多。从支付渠道看,以网银为主,社交平台(支付宝、微信)为次;从账户端看,银行卡和对公账户涉赌风险上升快,个人银行账户是重中之重;从商户端看,涉赌风险已由虚拟商户拓展到真实商户。

(三)两卡使用周期短。为规避监测打击,违法犯罪分子使用两卡周期仅为1-2个月。大量两卡被收购、使用、注销,产业链输送频繁,不利于预警监测和证据收集。

(一)多跨协同机制缺失。未有效搭建集公安、运营商、人民银行为一体的多跨协同警务机制,造成通信运营商之间缺乏沟通交流,公安与通信运营商之间缺乏信息互享,公安与银行之间缺乏信息互通,银行与运营商之间缺乏数据融合研判。

(二)预警参数模型滞后。一是异常手机卡模型不够健全。调研发现,奉化运营商主要针对反诈建立异常预警的模型,忽略了多项重要参数。二是异常银行卡模型高度滞后。每家银行都由总行创建资金监测模型,但由于犯罪方式手段变化,模型研发耗费人力物力,多数模型无法适应当前需求。

(三)公安技战法欠成熟。一是被动性。当前公安对于网络赌博打击多以市局核查线索下发指令,通过严打资金结算服务商,收缴银行卡、手机卡并拓线扩案,缺乏预警研判可疑数据、主动打击的途径。二是单一性。多依靠传统公安侦查手段,与外单位可以应用手段融合贯通不足,例如可疑手机卡由卡到银行卡、由银行卡到人的侦破元素。

(四)社会惩戒措施不严。针对非法出借、销售个人信息帮助他人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人员,缺乏包括列入社会征信体系、限制部分出入境行为、列入公安日常检查重点名单等涉及到“122”十个专项组行业领域的惩戒措施。

奉化公安依托数字化改革建立“警银通”,协同全区28家银行148个网点,5家通讯运营商209个网点,以及通管局、银监会等部门,打通行业数据链路,构建异常“两卡”预警模型。现已模型预警366条、成案19起,落地打击犯罪嫌疑人127人,风险评估涉跨境赌博重点人员671人,社会惩戒101人。

一是智慧预警。自主研发“涉跨境赌博异常手机卡”预警模型,将模型比对数据与行业部门相关数据二次碰撞,梳理预警一批违法犯罪线索及关联对象。

二是合成打击。对发现的异常银行卡关联手机卡进行每周分析,并实行设卡主名下全体停卡机制,形成工作闭环。

三是卡源治理。对于新开银行卡,在银行管理系统内嵌入通讯运营商实名验证平台。未购买该服务的银行,则理顺新开卡“短信核验”流程、纸质留存备查。对于存量银行卡,落实回访机制,分级分类采取措施。此外,通过大数据碰撞比对识别风险,及时推送至同行、跟进阻断措施。

四是行业监管。搭建数据模型,对全区各网点进行每月风险智能化指数评估,建立定期通报、倒查问责体系,纳入行业安保评价考核。

五是社会惩戒。对涉案卡实名关联人,深化“限制开卡”等惩戒措施。对预警后无法排除涉赌两卡,但还未被打击的人员,根据赋分规则,建立风险等级名单。

通过资源整合构建起“可疑线索流转——可疑人员研判——全卡停卡整治”的工作闭环,重塑治理流程,化被动打防为主动治理。

一是可疑线索快速流转。与运营商合作,整合日常风险监测系统和大数据资源,建立针对性可疑手机卡监测预警模型,作为省市模型的补充支撑。另,结合犯罪行为新特点,及时跟进模型架构,实现模型自我革新。银行卡模型方面,建议上级机构重点在全面性、及时性、精准性上完善升级。

二是可疑人员研判。公安与通讯运营商建有钉钉群,定期对“一人开多张手机卡”信息进行研判。运营商在发现可疑人员后,整理汇总人员身份证号,定期向公安上报人员汇总信息。再由公安对相关数据进行碰撞,研判异常人员。

三是全卡停卡整治。由公安对破案发现的异常银行卡进行分析,掌握该实名对应名下全卡手机号。后会同运营商进行停卡整治,促使其到营业厅询问或办理业务,从而联动辖区派出所开展迅速处置。

一是构建两卡信息核查机制。公安与人民银行联合发文,明确要求:1.充分依托三大运营商实名核验方式,在奉化全部网点推行三大运营商实名核验与开户实名比对。2.建议各金融机构将三大运营商嵌入银行核心系统直接认证。3.开卡后一周内落实回访,手机号停机或核实非本人使用,列为可疑账户、采取管控措施。4.架构实名一致性考核办法,纳入全年综合考评范围。对执行不力的银行全区通报,情节严重的暂停开户业务。

二是构建社会联合惩戒机制。1.通讯运营商。除“一问二看三核验”外,试行与开卡人员签订《关于落实电话用户实名登记要求的告知书》,明示不得有手机卡转售、出租、倒卖等违法行为。2.人民银行。除5年内限制非柜面业务、5年内不得开新卡外,将帮信人员列入社会征信体系,对其贷款、信用卡申请、市场消费等采取制约。3.公安机关。定期见面管控,签订承诺书,采集包括手机号码、银行卡、通联工具等个人信息,探索纳入出入境管控等措施。4.宣传部门。在各媒体公开曝光一批开办两卡较多的营业网点和行业人员。(通讯员:宋宇 王思昱 浙江宁波市公安局奉化分局)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